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顶点小说网 www.223wx.cc,最快更新纳兰山庄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客栈,历来都是鱼龙混杂之地,而这间客栈,除了位置偏僻了些,倒也稀松平常。整体看来,也不过是木头建造的三层小楼,一层大堂,桌椅板凳整整齐齐的摆放着,供行人打尖吃饭,而二三层便是客房。至于后堂厨房等地,也不过尔尔,就不一一细述。

    整间客栈,唯一有些与众不同的,便只有客栈门口布局怪异的对联和高挂的匾额。只见上联书曰“迎五湖四海”,下联书曰“送南北东西”,可这上下联却都只占门口木柱一半的位置,后一半则是空白一片。而上方大匾,“居来不来”四个大字倒是显赫赫悬于正中央。

    要说建这座客栈的人也算上是个妙人。当初建客栈选址时,只图这里风景宜人,随心而定,却忽视了此处远离栈道,少有行人商客,因此开张后好一阵子,竟无几人前来光顾。这主人虽说心性烂漫了些,但到底也是着了急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三天三夜,竟想出在门口挂上一副绝对,来吸引文人骚客到此瞻仰,也算不辜负这里的景色。这主人打定主意后,先是煞有介事的将自己本名隐去,更为彰显自己有才华,自称为诗渊居士,然后方飘飘然想对子去了。诗渊居士本意想着,若是绝对,必不能落于俗套,要大俗大雅方好。只可惜,书到用时方恨少,诗渊居士竟然只想了开头大俗的相对的五字,而后接哪几个字才算绝妙竟不能定。存心要都黜了,又不舍,只好将剩下位置的空出来,待日后再补上。诗渊居士一看对联自己不行,又气又恼,随手写下“居然不来”四字,便当做客栈名字,找人照样做了匾额,挂于大门口。而后,诸事不理,专心想对子去了。

    诗渊居士最后究竟为何没能续完对子,已经年代久远不可寻,如今的客栈也早已更换了几任主人。早些年间,这“居然不来”客栈是艰难了些,只能勉强维持。可后来,也不知是哪一位主人开始,这客栈反倒因位置僻静,且价格实惠,得了肆意洒脱不拘小节的行走江湖的武林人士喜爱。而今这客栈虽不说生意有多红火,倒也过得下去。又有个说书人自称小老儿的,专门给客人说故事,倒也自得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正午饭时已过,客人也去了大半,只剩零星几桌。

    小老儿佝偻着身子站在案桌后,一双小眼睛闪着精光,来回打量着在大堂吃饭喝酒的客人,看能不能再说上一段书。只可惜正值三伏天,天气燥热,弄得人的心里也如同架着火一般,哪有人愿意听说书,只觉得呱噪。

    这时,从后堂走出一名看上去十一二岁瘦瘦小小的小男孩,右手吃力的端着一个盛满水的大碗向小老儿走来。小男孩全神贯注的盯着碗里的水,小心翼翼的走着,生怕碗里的水溅出来。只是一瘸一拐的脚步让单薄的身体掌握不好平衡,全身心集中在右手上的关注,倒让空荡荡的左袖子甩来甩去。待小男孩走到小老儿身边,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,然后献宝似的将大碗递到小老儿的眼前,笑眯眯的糯糯说道:“师父,先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小老儿一脸慈祥的看着小男孩,接过水,温声说道:“好了,续儿,我这儿身边有水,哪用得着你特意端来。”说完,还煞有介事的拍了拍身后的泥壶。

    续儿瞪大眼睛仰着脖子说道:“师父,这水是后厨的豆子哥从山涧里挑来的泉水,可凉快了,听豆子哥说,这水喝起来还是甜的呢。我央着他给了我一碗,师父您尝尝,您先尝尝。”

    小老儿笑着喝了一口,真觉得这水甘甜无比,入喉清凉,这暑气顿时就去了一半。由衷的赞道:“真凉快!”看着续儿盯着水碗吞口水的样子,哈哈一笑,说道:“师父年纪大了,不能贪凉,剩下的你就都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老儿是真的不喝了,续儿才接过大碗,心满意足的将一碗水全喝光。抹了一把嘴,冲着小老儿不好意思的笑笑,又将大碗送回厨房去了。待送完碗,续儿便乖巧的趴在小老儿一旁的小椅子上,看着桌案发呆。只是没一会儿,竟打起了瞌睡。小老儿慈爱的替续儿刮去脑门子上的汗珠子,拿着折扇轻轻的扇了起来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之际,忽听得外面一阵马的嘶鸣声。正拄着柜台打盹的小二听见动静,一溜烟的窜了出去。乍一出屋,只觉阳光刺眼,小二伸出手遮住阳光定睛一看,一位白衣公子正从马上翻身而下。

    这小二在客栈也有了时日,算有些见识,却还是被眼前这位白衣公子晃花了眼。只见这白衣公子头带白玉莲花冠,上着碧玉如意冠发簪,一身看似不起眼的白绸薄裳,却是用同色的丝线秀满了被誉为名满天下寸缕寸金的祁绣。躬身接过马的缰绳,正见着白衣公子腰间束的鹿皮拗着随影帛的环扣大带,正中间镶嵌鹅卵大小的玉石上镌刻着七骏凌云图,图中骏马鬃发丝丝分明。转过身将马拴在木桩上,又对马好是一番打量,只见这马也是通体洁白,浑身上下愣是一个黑点都没有,体态挺拔矫健,身形行云流水,线条匀称,四蹄有力。伸手探探马的鼻子,呼气时只觉得阵阵凉风,此等良驹,必是天山名驹冠霜胜雪无疑。而毫无拼接缝隙的桦木马鞍上竟还铺着一层暖玉,更让小二咂舌不止。

    寒马为骑,暖玉为鞍,文质彬彬,相貌堂堂,这通身气派,竟和以往见过的武林中人皆不同。小二不敢轻待,麻利的拴好马,一边往里迎,一边躬身笑着问道:“这位公子,想打尖还是住店啊?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信步走进大堂,先是打量一番,然后从袖口抽出一方手帕,擦了擦额头鼻尖的汗珠,方说道:“我就是进来歇歇。”说罢,挑了一处自己喜欢的位置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不但长得俊,声音也俊得很咧。”续儿听见动静睁开眼,看见走进大堂的白衣公子,不由得呆呆说道。

    见续儿的样子,小老儿收起折扇,轻敲了下续儿的后脑勺,示意他噤声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倒没注意到小老儿这边的动静,对店小二吩咐道:“你们这儿拿手的只管端上来,记住,要精不要多。怎么搭配,你看着来。对了,我的马你们可别马虎了。记住,二十斤鲜草,十斤干草,十斤的豆子,另外,应季鲜梨把皮和核去了,待我的马吃完草料,就让它吃梨解渴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自顾自的说着,小二的脸色越来越苦。待白衣公子说完,小二吞吞吐吐道:“这……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看着店小二的表情,从腰间取出一锭黄澄澄金子,往小二眼前一晃,笑着说道:“放心,少不了你的。这个给你,我和我的马的应该都够了。至于剩下的,就当赏你的辛苦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二看见金子,眼睛都看直了,忙答道:“是是是,不敢不敢不敢,谢谢公子,谢谢公子。”然后双手接过金子,忙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看着小二只顾看着双手捧着的金子,差点摔倒的滑稽模样,不由得笑出了声。笑过,拿起桌子上的茶壶,翻过一个茶碗,倒了一杯茶。可看了看茶碗,又放于鼻下嗅了嗅,皱着眉将茶碗磕在桌上,又推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从白衣公子进来就盯着没放的客栈掌柜看见此景,心下了然,忙跑向后堂,先是对伙计千叮万嘱一番白衣公子的吃食,然后又向自己的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客栈掌柜亲自端着一个小茶盘向白衣公子走来。

    将茶盘放在桌子上,将上面一套官窑特制的白瓷茶具一字摆开,一边泡茶一边恭声笑着说道:“这茶叶是我前些年特意让熟悉的行商给我带的武夷大红袍,这些年都没有遇见这么好的。只是我们到底是粗人,哪能喝出什么好坏,所以往常我都是用蜡密封好藏起来的。我还想,可要白白糟蹋这些好茶了,谁知今天贵客就来了,也好让这茶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客栈掌柜一面说这话,这茶也泡好了一杯,双手递给白衣公子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一笑,欣然接过茶杯。先是看了看,然后又闻了闻,而后小小的嘬了一口,放下茶杯笑道:“果然是好茶!”

    客栈掌柜还要说些什么,却见小二端着大大的托盘走了过来,遂说道:“公子的菜来了,小人也就不打扰了。”说着对小二使个眼色,便又回到柜台算账去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今天怎么了?怎么感觉和平日里不一样啊?”续儿看了半天,回头问向小老儿。

    小老儿看了看柜台里的客栈掌柜,又看了看白衣公子,双眼叽里咕噜一转,笑而不语。在这个地界上,能让掌柜的这番作为的不是皇家可就是那一家,只是确的是谁,还要斟酌。

    这小二将大托盘搭在桌子上,先端出一道菜,放于白衣公子面前。只见碧绿的玉盘中间立着用豆腐雕成的足有馒头大小的一朵牡丹花,周围错落有致的摆着各季花朵模样各色蔬果,再加上汤汁,当真有花团锦簇,欣欣向荣之感。小二笑着说道:“这道菜叫‘品冠群芳’。”

    “品冠群芳……”白衣公子反复吟诵这四个字时,第二道菜也已上桌。却见一个深凹大口的水晶琉璃碗,里面盛着冒尖的刚炸出锅的油汪汪金灿灿的丸子,而下面铺着的却是已经去了皮的勾芡串滑虾仁。小二恭声说道:“这道菜叫‘金玉满堂’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点点头,又看向第三道菜。这一看,倒让白衣公子蹙起眉头。原来这第三道菜,竟是在八寸长三寸宽的盘子里,一整支莲藕就平躺在盘子的一侧。白衣公子侧头看向小二,小二也不说话,笑着对白衣公子一伸手,做出个请的动作。白衣公子拿起筷子,试探的碰了碰莲藕。谁知筷子刚轻轻搭上,莲藕竟一分为二裂开,浓郁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。而后一分两半莲藕竟然片片错落开,铺满整个盘子,但藕孔间的糯米却没掉一粒。这时,小二才对又惊又喜的白衣公子拱手道:“这道菜叫‘佳偶天成’。”说到“天”字时,还有意的对白衣公子作揖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喜不自胜,用袖子遮住嘴,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第四道菜了,白衣公子倒是满眼的期待。

    只见小二端出一个宽沿的碟子,一个小巧的七彩绘着饿狼扑雁的炖盅独立其中。小二小心翼翼的揭开炖盅的盖子,立于一侧。白衣公子早在小二没掀盅盖时就觉香气扑鼻,待小二打开炖盅,盅内炖的糯糯软烂的肉羹闪着诱人的光泽,看得人食指大动。于是拿起汤匙,向盅里探去。谁知触及到盅内肉羹,竟硬如顽石。白衣公子用力一剜,竟将盅壁剜下一块。原来,这盅内乃是精雕细琢的玉石,盅壁才是真正的肉羹堆砌而成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赞道:“当真是独具匠心。”

    小二颔首笑道:“这是‘以假当真’。”说着双手捧起托盘上所剩的唯一的汤碗,说道:“这道汤品叫‘水渡花魂’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打眼看过去,却发现这道虽叫做汤品,却只见大碗里只是盛放着用果蔬雕刻的精巧十分的假山怪石,而山峰上伫立的小人更是栩栩如生。小人的一只手向前伸,看手型像是要撒些什么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对着小人发呆,小二见状,将汤碗颇有力道的砸在桌子上。只见小人的手里真的散落出零碎的花瓣,而原本的假山顶部竟被震出一道口子,香气四溢的浓汤如瀑布般飞涌直下,砸起零落的花瓣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白衣公子才回过神来,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,笑着说道:“这菜名起得别致,看着也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喜欢便好。”小二说完,躬身退下。
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